您的位置:主页 > 在线娱乐城 >
最近更新

用户需要这些社交化的颗粒、这些短视频

时间:2018-08-15 15:50

  效率、安全与悦己--纵观人类的历史,就是在不断节约时间,提高效率的历史;无论是机器还是生命,我们都在追求更高的安全边际;与此同时,有了这些前提,那些节省下来的时间,我们需要用不同的内容与形式去填充,从而达到一种自我取悦。

  围绕更取悦自己这个命题,我们能看到的不变是--人们需要更多娱乐,无论是内容还是方式。泛娱乐领域近年来无疑是跌宕起伏,热点频出的一个领域。因此我们在经纬CHUANG大会上邀请了陌陌直播业务总经理贾维、LiveMe CEO 何雁丹、五元文化创始人五百、星站CEO艾伦、经纬中国合伙人王华东以及主持人娱乐资本论创始人吴立湘一起去讨论变与不变,以及如何去试图抓住未来。

  娱乐资本论吴立湘(主持人):大家都知道,经纬All in移动互联网,但是没想到下午第一个论坛竟然是娱乐领域的。当然了,我后面仔细一看,我发现这不是大家所理解的传统娱乐,比如说影视、综艺、文学,我们其实更多是一种泛娱乐,或者说泛TMT的概念。能不能请华东说一下当时投他们的原因是什么?

  陌陌和LiveMe,它们是满足了用户对于实时互动的产品的需求;五元文化的五百是国内最优秀的导演之一,推出了像《白夜追凶》这种优质的作品;艾伦的星站在一个非常主要的短视频平台,拥有着非常大的流量,几乎是最大的流量之一。

  作为投资人,在内容领域我们对不同的公司会有不同的期待。比如说像陌陌和LiveMe这种平台型的公司,我们希望它能够长到上百亿,甚至更大的规模;对于像内容偏向的公司,希望它能够有持续生产优质内容的能力,通过这种持续产生内容的能力,来做成一家有规模的公司。

  五元文化五百:五百,五元文化拍东西的。2014年执导《心理罪》;2015年发起弧光联盟,助力中国影视工业化;2016年执导推理剧《灭罪师》塑造国产本格推理原创IP;2016年监制《白夜追凶》。

  娱乐资本论吴立湘:80后已经进入中年,大家看增长要寻找的一定是千禧一代。我昨天看到有一些动漫领域的(创业者),会称他们要抢夺九千岁,听上去以为是在说魏忠贤。后面发现原来指的是90后,然后是00后,现在又有千禧一代。我很好奇,为什么大家都在焦虑这个事?可能是因为他们是更年轻更新的一批用户。各位怎么看?包括你们是怎么找寻自己新的用户的。

  陌陌贾维:我觉得年龄不太重要,你有没有时间去娱乐,这个事情更重要。从我们的数据上来讲,年轻用户始终是我们比较核心的用户群,除了九千岁,比如说已经被称为中年人的80后,也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些用户群。他们其实在比如说付费行为,或者是在互动的深度上面,也是很不错的。所以我觉得最核心的点,其实并不是年龄。

  当然,你整个去宏观地判断市场的时候,年轻人一定是一个增量的市场。但是如果静态地去看,比如说一年两年的,在手机渗透已经覆盖比较完整。但是在手机上泛娱乐的,尤其是互动娱乐的这种玩法,还没有渗透到那么强的一个阶段。我觉得全年龄层的用户都是有机会的,而且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打法,可能80后中年人有中年人的打法,70后也有对应他们的打法,不同年龄层要具体去看去分析。

  LiveMe何雁丹:作为一个还会追《偶像练习生》的80后,我觉得这个问题是要正视的。这个问题写得虽然大家觉得挺可怜的,但是要去正视一个时代在发展的状态。中国就是面临老龄化问题的一个社会;美国的用户分层也很明显;在印度这样的年轻化国家,它会比较明显地呈现出年轻人占主体状态。

  娱乐资本论吴立湘:当然对于五百导演来说,他的心中肯定不是用户的概念,而更多地关注新的题材新的类型,然后是新的内容形态。大家对国产剧的印象一直都是狗血和假大空,五元没有拍过烂剧,再下一步五元在新内容上是一个什么样的打算呢?

  五元文化五百:内容上还是多元化,因为现在中国影视内容还是在一个学习的过程。我们的工业化也好,社会化、商业化,所有的方面我们都在一个(进步)过程当中。只不过现在科技比较强大了,载体(包括未来视频的载体)都会发生变化。但是做内容的好处就像一个厨师一样,不管你怎么变,你得吃饭。不管载体怎么变,内容还是归内容,可能摄影机不一样了,硬件不一样了,但是软件和人性本身的需求还是不会变的,你认真做就可以了。

  娱乐资本论吴立湘:今年很大的一个现象就是短视频平台崛起,甚至有人会说,短视频崛起之后会不会影响直播、PGC,因为大家都在抢占用户的休息时间。在你们看来这种技术或者产品的迭代,对你们的影响有多大?下一步技术迭代的点又在哪个地方?

  另外,你刚才说到对直播的影响,从我这边看没有太大的影响。虽然都是休闲时间,但是满足的需求不一样。看短视频我可能更多的是消费内容,很好笑,10秒钟,觉得很有趣;我去玩直播的时候,我是享受一个沟通,人与人之间的互动,甚至大家一起去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是这样一个需求,满足的需求不同。

  可能在国民总时间的概念在时间上有一些影响,但是实际上你定义的是不同的用户点。从用户的需求出发,我不觉得会有那么强的竞争。大家经常会说视频怎么样,我觉得这里面可以分出很多很细的领域。彼此之间不冲突,甚至游戏直播跟娱乐的秀场直播可能都没有那么多的重合。

  我们是一个社交公司,我们根在社交,尤其是在开放式的场景化社交,帮助大家发现彼此、建立关系。我们希望做的是,不管未来通过什么样的技术手段,我们搭建一些新的场景,让彼此能很顺滑地认识到想认识的人,能够让大家彼此很迅速的结识和建立社交关系。

  LiveMe何雁丹:我觉得短视频平台的崛起也不是技术迭代带来的,短视频是刚好找到了中国年轻人追求时尚,想要展现自我的需求。两年前Musical.ly在美国已经火了,几乎同样的产品形态,我当时还是Musical.ly的董事。其实我们很早建议Musical.ly可以进中国,当时他们做了一些测试,发现那个时候没有特别好的反馈。但是短视频做了这件事情,把这波需求抓到了,确实运营和产品做得很好,我觉得起来了。

  刚才讲它是不是会冲击直播?我觉得不是,需求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分层化,不同的产品形态和内容,社区的氛围、满足的用户需求不一样。比如说直播和短视频,我也不觉得它是在同一个纬度上竞争的东西,因为它的消费场景不一样。

  短视频10-20秒,很轻松看完了,直播其实是一个蛮重度的东西,用户一看就半个小时,挺像是重度游戏和休闲游戏。你不能讲有了休闲游戏不玩重度游戏了,不是一个完全替代的,不同场景下满足不同用户的不同需求。我觉得是这样的。

  星站艾伦:我非常同意前两位的观点,短视频平台的崛起,本质上不是对原有长内容的冲击,在我看来它更多是补充,实际上短视频,它占用你非常碎片的时间。这些时间下,它会对于你长内容的消费起到指引作用。

  这些短视频内容绝对不会影响他去观看长视频内容。我们曾用自己的账号矩阵为一个朋友的动画公司做了一次发行,效果非常好。他们做了一个动画长片,与我们合作,我们利用自身的经验和矩阵优势,为他们制作了几个30秒的先导片,大量用户看了纷纷询问原片在哪里,起到一个非常好的补充作用。

  用户需要这些社交化的颗粒、这些短视频,来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一定的影响,给他们提供了娱乐价值、指引了一些消费的导向。但是,我希望往后从我们自身的产品迭代来说,能够更深度地影响他们,在他们生活当中占一个更大的比重。

  海外市场其实不是一个(单一)市场,每一个市场的状况都不一样。比如印度就是一个特别不一样的市场,你现在去印度做UGC其实不太可行,你可以想象中国在5年前或者3年前,用户还没有到拿起手机自己创作内容的时候。他们很多城市里面,女生甚至是不能用手机的,她们没有使用手机的权利。

  要全球扩张的话,这个对我们来讲提出了更大的挑战,每个区域的本地化要求非常强。中国公司如果要去海外,这个是必须要过的槛,你不能只是在这做一个通用的产品,投放全球就能用了。每个国家有不同的情况,我们现在也在摸索和扩张。我们现在在日本做的也不错,在印度目前也是比较主流的直播平台。

  陌陌贾维:更多还是技术带来的可能性,然后结合我们社交的根基,去挖掘用户最根本的需求。从用户的需求,从人性这个角度看,你永远有娱乐、放松的需求,永远有认识新的朋友,人和人之间沟通的需求。围绕这些需求,结合新的技术的可能性,我觉得还会源源不断地冒出来新的产品或者是平台渠道。

  19e对于已有实体店加盟商的维护,可视为从加盟商的角度出发,设身处地,换位思考。而敢于成为首家话费卡单漏充赔付的便民服务平台则可视为打开大门,欢迎监督。从首家开通手机流量充值业务,到如今行业内第一家实行线e的第一,拿的稳重而踏实。不论是过去稳扎稳打的电子商务服务商,还是当下拥有着40万家实体店的O2O行业大鳄。为每一家实体店提供最接地气的服务始终是19e的企业之本,而“让生活更简单”的企业信条也会随着加盟者的口口相传,广为人知,愈发响亮。

  LiveMe何雁丹:两个引擎来驱动创新--一个是科技,科技作为一种工具在不停地改变人的娱乐形态。我们有电脑和没电脑的时候,有互联网和没互联网的时候,有手机和没手机的时候,有AI和没AI的时候,其实我们整个娱乐形态都在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我觉得这是工具带给我们革新的机会。所以,下一波科技在哪里革新,哪里可能就会诞生这个娱乐新的需求。

  还有一个引擎,我觉得是人文,也就是人性,娱乐始终是在满足人性的东西,科技是帮助他去满足人性的东西。如果只有科技,没有人性的洞察,它也会是冷冰冰的。像这次的经纬CHUANG大会,大家是否知道美国每年3月在达克萨斯,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大会叫西南偏南,就是科技文化音乐的结合。经纬做这个就很有那个范,你可以看到这种跨界,我觉得会是未来泛娱乐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五元文化五百:影视未来创新是肯定的,就是说它的互动性可能会越来越强,还会离观众越来越近,包括接触、感知……技术(以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我现在想象不到,但是我感觉它一定是这样的。不过影视创作的核心还是那些东西,跟中国5000年文化最早总结出来的还是一样的,这个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星站艾伦:我们现在以科技和数据驱动的方式来生产社交化的内容,我希望借助科技的发展,以后能够让这种方式更加深入人心,能够更多用数据化产生这样的内容,能够影响到所有人的生活,帮助他们做出更好的消费和生活决策。

  经纬王华东:中国跟美国还是有很多的不同。美国的很多产品主要是靠技术或产品驱动。美国从2012年之后,到现在没有产生过一个超过千万级DAU的新娱乐或者四驱的产品,只有其中的一个Musical.ly还是中国人做的。

  中国通过这波移动互联网浪潮,让更多的人接触到了这个设备,所以中国出现了美国不存在的一个机会:整个社会人员分层产生的新的娱乐需求。比如说过去这几年,面向中老年人的市场开始发展起来;这一年,面向初高中生的市场在起来。